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被遗落于乡野的风 作者:高路漫
                           时间:2019年01月02日10:38:31 来源:淮南矿业网 编辑:田庆伟
                           
                              在我的眼里,行走于乡野的风俨然是一位长者,它看大了我,我也看老了风。

                              沿着长长的县道,折向一条两旁挺立着大观杨的乡村公路,行驶六七公里,就到了驻村扶贫的村庄。机缘巧合,作为省第七批选派干部,我来到这里驻村扶贫,这里是姥姥的家,是我儿时度寒暑假的地方,也是我心中的故乡。

                              儿时与小伙伴们骑车一次次从坝子上飞过的情境一幕幕浮现在脑海,秋风瑟瑟,苇草荡荡,我抓不住风,风却推着我,那时的风和那些农家少年们洋溢着的笑脸此刻好像还在我的身旁。

                              暮色苍茫,坝子的尽头,落日将田野的秋意蕴渲染得庄严而肃穆。站在距村子不远的大坝上,透过落日的余晖,远望风中摇摆着的大观杨在乡间的小路上投下斑驳的树影,风拂动着我的每一根毛发,把我的草帽吹到了池塘边,我抛下自行车,努力俯下身去尽力捡草帽,手碰到了晒了一天的温热泥土,乡野的风从田间掠过,夕阳西下,稻浪起伏。

                              乡野的风是农人的知己,田野旁的树也最懂风的言语和心思,每当树梢摆动就是风起之时,打麦场上那些等风扬场的人们就会指着枝头说“风来了,干活咯”,于是农人们就撒几铣,对着风均匀地抛洒出去,风止了就歇一会儿。风的脚步一阵一阵,从阡陌上走过,与野花拥抱,与那些久别的农人倾诉着心中的惦念,风来到打麦场上,用手温柔地摩挲着一地的金黄,满心得欢喜,风为农人带走了麦堆里的尘土。这些农家的人最熟悉风的秉性,风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农家的人能听到,也能看得到。那些田野里的风见证了田野阡陌的黄了又绿,把乡村的人们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播撒出去,她不是乡村的匆匆的过客,她更像那些站在村口盼望孩子归来的母亲。

                              在这乡野的风中,我踏着田野的泥土回望故乡——她是一个“空心村”,一个遗落于乡野的风把自己的孩子不断送走的地方。行走于乡村巷陌,看到那些无人居住的老屋,总是会让人想起“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的诗句,“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乡村渐行渐远,唯独那些遗落于乡野的风能唤起我内心深处最熟悉的乡愁。

                              风曾告诉我生命是苦的,人生是苦的,但我们还是要谨慎而乐观的对待生活。行走于乡野之间,不经意间与乡间一个农人的攀谈,你或许会听到一个关于上一代人的命运多舛的故事。“春种一粒粟,秋成万颗子”,那个佝偻着背终日在田里劳作的妇人,乡野的风吹起她枯黄的头发,她弯曲着臂膀,擦去额头上的汗,阳光在她举起的弯弯镰刀的刃口上骄傲的闪着,远远望去她像举起了一枚银质的奖章,单薄的身影在眼前晃一下便淹没于连绵起伏的稻浪中。也许你不知道她曾经也是读书的种子,也曾有清秀的容颜,她华美的青春就这样因为当年那个时代的局限而被束缚于土地上。在我生于农家的父亲的讲诉中,在四十年前那些苦涩岁月里,农村有不少这样由于负担不起几个孩子读书,而让原本成绩优异的女孩子辍学的家庭,也因此改变了她们原本灿烂的人生轨迹。

                              也是在这乡野的风中,我看到过驱散阴霾的一缕阳光。我于风中走过阡陌,走过村庄,来到一个老屋前走访一位贫困户。因为在入户之前看到在朋友圈里流传着一篇15年前的文章《卖米》,作者是北大一位早逝的才女,出身于一个贫苦的家庭,她在文中素描了为给生病的父亲挣医疗费和母亲去卖米的经历,深触人心。它让我看到了那个时代的的艰辛,让我看到曾经有人只是为了活着,就已花光所有力气。而我走访的这户贫困户恰巧是和《卖米》的作者面对同样的家庭困境——父亲生病,母亲务农,还有一对读书的儿女。在我去之前,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勾勒出他们一家人辛苦的生活状况,想象着这位母亲需要一边干着农活,一边照顾生病的父亲,会不会因为儿女读书而承受沉重的生活负担?这个家庭一定是笼罩在愁云的阴影里。可是当我见到他们的时候,看到他们最操心的不过是与孩子们的学习有关的事,只是轻描淡写地提及了自己的病痛。在以前,即便对城市里工薪阶层而言,也是生不起病的,一场大病或许就可以把一个小康之家,拉入贫困的边缘,病痛不仅仅给人带来痛苦,也是家庭经济不堪承受之重。而现在他们之所以在伤痛与家庭的挫折前,依然乐观,充满希望,不仅是因为这位默默地承受生活的困境的母亲身上带着坚强、勇敢、坚忍不拔,更是因为国家扶贫开发的力度加大了,看病不仅仅有了新农合、有了大病医保,还有专门针对贫困户的医疗扶贫兜底政策,孩子上学也免去学杂费,同时每个学期还给予一定的补助。我想,如果《卖米》的作者,那位生于农村,也曾被这乡野间的风抚慰过、关怀过的北大才女有幸生活在今天这个时代,一定不会因父亲生病而陷入贫穷致使高中辍学两次,她短暂的人生之路也不会走得那么艰难,一定也会感受到美好人生的快乐与幸福。

                              我见过一颗在乡野的风中破土而出的种子。她是我帮扶联系的一户贫困户的子女,本是一个孤儿,与她的养父相依为命,也许常人听来这或许会是个悲情的故事,而事实上却是一个关于独立、梦想、勇气和坚韧的故事。在教育扶贫政策的帮扶下,她不仅仅顺利完成了大学的学业,并在今年被中国科技大学录取为硕士。当我帮她拿到录取通知书打电话告知她时,她还在本科学校附近的饭店里靠做服务生来赚取生活费,她说自己与同龄人相比也许要吃点苦,但她满怀信心,每次我见到她时,总能看到她嘴角上扬起的弧线,感到她源于内心的温暖的力量。

                              亲爱的朋友,当你坐在城市的咖啡馆里和自己的爱人互诉衷肠的时候,当你在寒夜躲进被窝追自己喜爱的电视剧的时候,当你因手中的手机过时而厌倦,想换个最新款的时候,你是否想过在无数的村庄中还有另外一群人在以另外一种方式在生活?他们甚至终其一生的努力仅仅是为了过上你现在看起来理所当然、平淡如水的日子。面对这样一颗破土而出的“种子”,作为帮扶责任人,与其说是我在帮助鼓励她,不如说是她感染了我,她让我看到虽然每个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人生也是不尽相同的,有的人生来就含着金钥匙,而有的人却必须吃很多苦,也许命运给有些人一个比别人低的起点,但是他们并不把一切归结到出生上去,更没有因为生活的苦难而斩断成功的臂膀。

                              我见过一位在乡野的风中骑着单车的“少年”。说他是“少年”,其实是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青年公务员,同样作为扶贫选派干部在我附近的村庄里驻点扶贫。虽然现在农村的路比以前好了,房子比以前漂亮了,但是由于乡村日益的“空心化”,很多外出务工的青年夫妻,在家乡留下自己的孩子,我无数次见过那些孩子因为父母的离去,眼睛溢满泪光和不舍,像这样的孩子有多少呢?它的数字是六百九十七万!我们中国这片土地上生活着六百九十七万留守儿童,他们在自己的故土饱受孤独,缺乏关爱与温暖。由于父母不在身边,加上缺乏优质的师资资源,相对于城市孩子接触面广,在乡村留守的孩子们往往相对封闭,会感到被忽视、被冷落,表现出不自信,农村孩子的学习尤其是英语课程的学习效率非常低。我说的这样一位“少年”,他每周都会骑着单车去几公里外的村小义务给孩子们支教教英文,即便是在脱贫攻坚工作最为繁忙的阶段,他也没有中断自己的义务支教,为提升孩子们对英文的学习兴趣,培养他们的自信,他采取在黑板上画画的方式,比如提到熊猫爱吃什么,他就在黑板上画下竹子,教他们读音,然后把英文单词写在旁边,或者通过教简单的英文歌曲的形式,鼓励孩子们唱起来,帮助他们增强记忆,使得学习的过程不再是那么的枯燥。他就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为那些留守的孩子们创造英语学习的机会。他让我看到扶贫人所拥有的一种“少年感”,如今随着“丧文化”在网络空间的方兴未艾,“佛性”一词逐渐在青年中流行——看似不问世事、看淡一切、心若止水,亦或是把老气横秋当成熟、把墨守成规当稳健。这实质上是安于现状、停止创新、害怕挑战、逃避现实。正如有人所说有些人“死于25岁,葬于75岁”,我想这不仅仅是因为循规蹈矩地生活,更是过早丧失了对世界的好奇心和改变世界的勇气。那句“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之所以打动很多人,恰恰说明了“少年感”的可贵,在人生的象限里,横轴是年龄,但是在纵轴上能有怎样的精彩永远和年龄无关。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人生际遇,相对于我的父辈们所历经的苦涩岁月,身处这个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伟大时代,我无疑是极为幸运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机缘,身处脱贫攻坚的一线,作为这个新时代的亲历者、见证者、受益者,与困难群众的朝夕相处让我懂得应珍重生活,不能拘泥于自己的小圈子,沉迷于自身营造的小世界;一代人更有一代人的使命担当,我们这代青年有责任让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家庭不因为贫困活的没有尊严,每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无论是农村的还是城市的,都能够拥有做梦的权利,都有超越他们父辈的可能,打赢脱贫战,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正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担当与使命,能参与这个过程我十分欣慰。

                              改革开放四十年,父辈口中诉说的那些苦涩的故事早已成为了村庄的历史,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农村广阔天地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无数致力于乡村振兴的人们正在以“功成不必在我”的胸怀和“功成必定有我”的境界,努力让乡村苏醒、令乡景蝶变、使乡风改善。今天,每当我伫立于乡野的风中,望着故乡广袤的土地,我的心中就会五味杂陈,故乡人们的奋斗像故乡的泥土一样无不浸然着泪水。我希望我的故乡的人们,以及无数像故乡这样的乡村的人们都能有故土可归、有乡愁可依,乡野的风不会再将他们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散落于外面的城市,在陇亩上含着痛看着自己的孩子们渐渐远走,而是像一位母亲,站在故乡的村口,用淳朴的热情厚道,拂去归来游子满脸的风尘与心底的忧伤,带着他们走过村庄里的泥土、老井、草木和池塘,追寻遗落的记忆,见见久违的亲人。我想这一天一定不会遥远,在那故乡的庄稼地里,农家的院落里和每一个思念故乡的人们的心中,总是会有一缕乡野的风,让追梦的人生踏实前行,等远方的游子早日回家。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nmine@163.com
                          版权所有:淮南矿业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淮南矿业集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南矿业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6003131
                          皖网宣备110014号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46500
                          淮南矿业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nmine@163.com
                          K8凯发官网_手机版首页